落野花

【sk】一辆呼啸而过的车

我,sk车,打钱
警察智×医生尼(为了写车xjb设定的)
第一次发文就是辆车,怪不好意思的,嘻嘻
ooc属于我,美好都属于他俩
佛系写文,文笔不好,有不适请立刻退出

以上

       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安静的医院走廊,平日鲜少有人进出的医生休息室的门被大力推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二宫医生!二宫医生!别睡了!急诊室送来一个特警,任务中受了枪伤,紧急大出血深度昏迷,您快去抢救一下!”世良见习医生熟门熟路地从沙发上找到埋在毯子下不易被发现的人,使了吃奶的劲摇晃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唔...好烦呐你,别摇了。”二宫和也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半睁着眼睛坐起来,“你说谁受了枪伤?”
       “我也不认识,只知道好像是个挺厉害的特警,老帅了。”世良的手还是没放开他的肩膀,“哎呀别说这个了,救人要紧,您快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嘶...”二宫被他摇的头晕,索性站起来就走,走到世良身边时不忘照惯例留下一句“邪魔”,就潇洒地大踏步离开,留他在身后拿着二宫的白大褂苦逼地追。
        急诊室就在休息室旁边,二宫急急忙忙赶去,刚走到门口,他突然站住脚,双手抱胸倚靠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盯着里面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好你个世良,我平时都怎么对你的,现在居然学会冲着别人摇尾巴了,还合起伙来骗我,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。
        “哟,这不是大野警官吗?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啊?我刚才听说这里有个挺帅的特警深度昏迷大出血,怎么,您给替我治好了?”说着二宫假装疑惑地四处望了望,“不然也没别人了啊?”
         大野智挑眉看着他装傻,末了突然伸手脱起了自己的上衣,接着是t恤,紧身背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,你别脱衣服啊,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有什么关系呢,让人看见这影响多不......”二宫的话在看到大野右手臂上一大片鲜红的伤口后顿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二宫医生,我好痛哦。”大野智收起不正经的笑,眉毛眼角一皱可怜兮兮,伸着手臂给他看,看起来委屈的不行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给我坐好!别说话!”二宫一把翻过他的手腕,仔细查看伤势情况。
        “算你走运,只是简单的皮肉擦伤,幸好没伤到骨头,不然有你受的。”里里外外翻来覆去看了个透彻,二宫松了一口气,走到器械区旁,打算给他包扎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和也,一定要轻点哦,我很怕痛的。”大野智依然是那副可怜样,声音软趴趴的。
         二宫手下的动作顿了一下:“在这里要叫我二宫医生。”他端着盘子走过来,就看到大野智乖乖坐在板凳上伸着手臂等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带着消毒酒精的棉球一点点擦去血污,清凉的感觉蔓延开来,舒缓了他紧张多时的情绪,他不禁开始盯着那双可爱的手看了。紧绷的医用手套下包裹着的手指动作灵巧而轻柔,露出的细白手腕皮肤滑嫩,让人想要褪下手套抚摸更多。但大野智知道它们裸露时是什么样子,知道它们打游戏时的灵动,知道它们弹吉他时的娴熟,也知道它们抚过自己流畅的腹肌时的触感,直到再往下握住他的滚烫时的销魂。
        “二宫医生的手好可爱。”
        然而二宫和也丝毫不知道眼前的恋人在想什么能让他臊红脸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咔哒。”大野智放在裤兜里的左手打开了什么东西的开关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!”二宫和也处理伤口的手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似乎从房间的哪个角落传来隐秘的嗡嗡声,像是什么机器运作的声音,这声音仿佛刺耳的噪音折磨着二宫的神经。
        大野插在裤袋里的手又动了一下,依然是那副受了重伤的神情安静垂着眼眸。
        但二宫医生好像就不像刚才那样游刃有余了,他紧皱着眉头,额角覆了一层薄薄的汗,腰轻轻扭动了一下,只有双手还是稳的。他开始将碘酒用棉签涂在伤口上,而且故意下了点狠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嘶......好痛!和也,轻点嘛。”大野智含糊地嘟囔着,痛的青筋都显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二宫没说话,饱满的嘴唇隐忍地抿成一条线,两边的脸颊肉可爱地鼓出,仿佛大野智正在逼迫着他做什么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纱布被一层层覆上伤口,大野智似乎终于看出了二宫的不对劲,轻声开口问到:“和也是哪里不舒服吗?怎么出了这么多汗。”
        二宫仍旧一言不发,只是那拿剪刀剪纱布的手看得大野智心惊胆战,甚至以为下一秒那把剪刀就会狠狠戳进他伤口里。
        机器的嗡嗡声并没有停止,比起刚才反而更大了点。
        大野智的裤兜再次动了动。
        二宫和也条件反射似的夹紧了双腿。
       “那个,我看你从刚才开始就很难受的样子,不然还是休息下、痛痛痛!!”
        用胶布牢牢固定住纱布,二宫握住大野的手臂使劲一按,看他痛的呲牙咧嘴的求饶,心里才平衡了一点。
       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,记得按时来换药,到时候我可不会再来了。”二宫潇洒地拍拍手,看都没看大野一眼转身就走,白大褂的下摆跟着转出一个漂亮的弧度。
        大野智也不恼,只是又把那个小小的机器调大一档。
        二宫和也只觉得一阵酥麻,腿一软眼看就要摔倒在地,在他的膝盖碰到地面之前有条手臂牢牢圈住了他的腰。

 
再次修复